A-A+

《越南不会放弃中国投资》(2014年)

发布时间:2014-06-16 10:01 来源:转载网络

越南不会放弃中国投资

尹鸿伟

众所周知中越双方都在南海主权争议方面表现得态度强硬,但这样的情绪到了陆地边境口岸却暂时看不到。

2014年5月,由于中国在西沙群岛区域架设了“中海油981钻井平台”,越南国内由抗议引发了一场“排华暴动”,成为东南亚地区在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以来最大规模的反华暴力活动。5月13日,上千家中港台及日韩投资企业被打砸抢烧,造成百余人死伤,成百上千的在越中国人、台湾人纷纷逃离,但活动很快被政府控制。其后,中国派出2架包机和5艘船舶前往越南,计划接回在越南各地的大约4000名中方人员,并宣布暂停部分双边交往计划。

中国主动从越南撤侨的行动,意味着两国的外交关系进入了冰冷期。不过,长期生活在云南省河口口岸的越南商人阿利说:“越南国内那些年轻人喜欢闹事,而我们只希望好好做生意,赚钱过好日子。作为商人我知道,越南不可能和中国断绝经济上的往来。”

双边贸易不会停止

2012年8月8日,越南老街省将属于中国云南河口—越南老街国际口岸的金城二号陆路国际口岸正式投入运行。越南媒体表示,这是“昆明-老街-河内-海防”经济走廊中的重要通商口岸;同时,旅客及车辆可经此口岸出入境,为双方开展正常货物贸易提供便利条件。

按照越南官方的表述,中越边境线长1450公里,有8个国际口岸、13个主要口岸及多个附属口岸和边贸市场。2010年,越南7个边境省与中国的边境贸易已经占中越贸易总额的32%,《越南经济时报》预计中越边境贸易额将逐年大幅增长。

众所周知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经济引擎,整个世界均被其力量所波动,其中对邻居越南的影响更是不断增强。越南与中国地缘相近、交通便利,贸易上的优势非常明显。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数字表明:中越双边贸易额1991年为3200万美元,2013年已达到654.8亿美元,增长了2000多倍。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提前达到并超过此前两国领导人“力争到2015年将双边贸易额提高到600亿美元”的目标。

(中越边境河口口岸,每天有大量进出中国的越南商贩。尹鸿伟/摄)

越南的大米、煤炭、天然橡胶第一大出口市场是中国,后者同时也是越南机械设备、纺织原料、建材、家电、汽车和农资产品的主要进口来源地。在这样的背景下,越南如果想对中国持更强硬的政治立场,就不得不考虑其在经济上对中国贸易、投资的需要。

“虽然越南在南海上与中国强硬对峙,那却是国内政治和民族利益所需的姿态,并非真正想与中国交战,因为越南不具备足够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越南十分清楚中国作为贸易伙伴以及冲突升级后的后果,那样越南老百姓上哪儿买洗脸盆都会成为问题。”越南河内的一名商务人士说,“事实上中越南海摩擦已成常态,两国政府的默契就在于让事件在可控范围内发生,总是经历一段斗争高潮之后便迅速打压,越南国内5月份发生的暴力活动就是明显例证。”

中越经贸交往的活跃为两国百姓带来了实惠,也有利于两国关系不会彻底破裂。根据越南对毗邻中国的北部七省的统计,2006-2011年通过各口岸、通道的商品交易量均保持增长。其中,国际口岸商品交易量占48%;边境互市通道占33%;附属口岸占15%;主要口岸占4%。

近年来,不仅仅是中国的各种商品对越南形成了巨大的影响,事实上越南的平仙鞋,荔枝、火龙果等已经深入中国各地,为广大中国消费者所熟悉。越南工贸部认为,陆地边境贸易额为越中双边贸易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2006-2011年两国边境贸易仍强劲增长,年均增幅约29%;2006年越中边境贸易额仅为28亿美元,2010年增至71亿美元,2011年前9个月达63亿美元。云南省河口口岸的一名中国商人说:“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冲突,但我始终看好中越贸易发展的前景,尤其两国边民都直接受惠。”

倡导中越友好的越南媒体表示,越南与中国的风俗习惯和文化传统方面有行动相似之处;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模式也基本相同。言下之意,越南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不会轻易停止。

长期服务于中国与东南亚商贸业务的中国籍律师褚建富认为,目前南海的局势的确造成了中越双方的敌视情绪和部分军事紧张局面,但是还没有达到双方在外交和经贸上的敌对状态,情势的严重程度不足以影响经济贸易的发展,“除非南海局势被某一方刻意恶化,否则为经济利益而做出理性选择的商业主体消费者应不会轻易做出转变”。

另外,黄金价格飙升、房地产和证券市场萧条、通货膨胀严重、银行坏帐增加及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也是近几年越南经济的另一个侧面,而且这样的情况估计今后将长期存在。

最有效的合作对象

越南海关的统计数据表明,越南每年从中国进口的货物结构相对比较稳定,上亿美元的产品有30个种类,其中机械设备、电脑、电子产品及零部件、布匹、钢铁和汽油6个种类超过10亿美元。

在云南省河口口岸,经常可以看见各种大型机械设备被运往越南。河口县商务部门表示,这样的运输情况遍及中越各种口岸,近年来中国企业在越南重大工程招标中不断中标,由于越南市场上严重缺乏各种建设设备,因此只能从中国出口过去,这些中标项目主要包括热电厂、氮肥厂、水泥厂、铝矿场和铁路设施等。

当然,这些中国产品进口到越南后,不但是中国投资企业在使用,越南的企业也纷纷使用。越南工贸部的官员解释是,越南乐意接受中国机械设备产品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产品的工艺价格不太高,对越南本地的购买力比较适宜”。

2010年,中越两国的贸易额达到273亿美元,使中国成为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越南同时也成为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第五大贸易伙伴,数据和利益都非常诱人。但另外的情况是,越南对美国一直是顺差,对中国却一直逆差,2011年越南全年贸易逆差全部来自中国,甚至还贴进了与其他经济体若干亿美元的顺差。

(中国河口口岸,中国出口大型机械正在等待出关前往越南。尹鸿伟/摄)

2011年,越南对中国贸易逆差为116亿美元,2012年则继续升至164亿美元。越南在出口原油、橡胶、海产品等大宗商品的同时,继续从中国进口机械设备、化工品和电子产品等制成品,显示出越南对中国商品的依赖度很高。英国《金融时报》称,投资银行花旗集团的分析师在2012年的一份报告中向客户表示:中越之间的巨大经济利益,可能有助于防止南中国海紧张局势继续升级。

对比贸易数据的可观情况,中国对越南的实际投资却不怎么显著。越南官方数据显示,中国截止2014年3月底总共在越南投资了1008个项目,总注册资本为76亿美元,在101个国家和地区当中排名第九。而截至2013年6月底,中国对东盟国家直接投资累计近300亿美元,约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5.1%。由此可以看出,与中国陆地、海洋相连,拥有最大交通优势的越南并没有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最大收益国。

一方面是中越贸易的“蛋糕”越做越大,另一方面则是中越贸易不平衡问题一直存在,同时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并没有顺势落地越南,而短期内要改变这样状况绝非易事。显然,在这样的微妙竞争关系里,中国占有绝对的优势。

然而,日益融合的经贸合作中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越南一些媒体对中国企业始终抱有偏见,经常制造中国工人争抢越南工人饭碗的舆论,以及中国企业将在环保和国家安全方面威胁越南等。同时,一些越南经济学者也呼吁:越南经济过于依赖中国,一旦两国关系恶化,越南将面临巨大的风险。西方的大多数观点则认为,一旦事态变得严重,奉行实用主义的越南领导层就会把捍卫国家主权放在首位,而不太顾及中国对越南的投资。

(越南最大城市胡志明市,显示出越南是一个充满发展渴望的国度。尹鸿伟/摄)

2009年9月初,因为参与策划印制反对中国投资越南铝矿项目以及声称对有西沙和南沙争议岛屿拥有主权的T恤衫,三名越南博客作者被越南政府逮捕。当然,越南政府种种不与中国产生正面冲突的举动并非表示其完全示弱,很多时候其实是一种外交竞技的智慧。

西方学者评论,目前渴望发展的越南需要太多外来的帮助与合作,而中国是最有效的合作对象,所以越南不希望在一些意外问题上造成麻烦,进而影响两国间的经济交流。越南的学者也认为:中国的稳定与快速发展,对相邻的越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而良好的越中合作关系,对越南与国际经济接轨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越南市场需要中国

“中国对越贸易及其逆差的形成是有系统性原因的,比如大量大规模的中国EPC工程总承包商在越南的存在直接促使了中国建材成为首要选择,为越南低成本劳工而将工程从广东南迁越南的工厂,仍然需要其在中国的供应链提供原材料和主要部件的供应,同时这些因素都并非一夕之间能改变的。”褚建富说,“如果中越局势不至于恶化到军事对抗状态,中越贸易的目前良好势头是极有可能继续保持的。”

褚建富表示,如果越南只把注意力停留在低薪资方面,而且不断以领海争端等政治议题影响经济问题,必然导致中国企业和从中国迁出企业外流,未来柬埔寨和缅甸都可以将这些投资企业吸引过去。

越南的经济学者也指出,中国是全球大企业、大集团汇聚以及与全球市场对接的节点,越南要把中国看作一个巨大的市场而非竞争对手,从而争取中国企业投资以谋取经贸合作。具体阐述是,越南要做好准备切入中国跨国大企业的经营网络,参与到区域性和全球性的产业链中,可以充分利用中国以及区域内其他国家的产业转移,吸收纺织服装、电子产品及农产品加工等产业投资,改善提高越南本国的劳动力素质,形成国内外企业的有效连接。

越南媒体也表示,越南必须提高与中国合作的实际效果,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吸收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世界大型企业的投资。2013年4月,越中经济贸易合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在越南河内召开,越南媒体便指出:越南要千方百计创造必要条件,吸引信誉好、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到越南合资联营,生产“越南有潜力,中国有需求”,且附加值高的产品,在增加出口的同时也稳定国内消费市场。

(中越边境河口口岸国际市场,两国人员贸易未来一直很频繁。尹鸿伟/摄)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近来越南用电量每年增长约15%,而本国发电量无法满足这一用电需求。国有电力垄断企业越南电力集团表示,从中国进口的低价电力占越南总供电量的6%。长期以来,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的能源企业一直对越南欠发达的电力行业颇感兴趣。然而,这些企业越来越无法与中国企业抗衡,因为中国政府不惜重金支持本国新兴电力企业的能力令他国无法望其项背。

总而言之,渴望快速发展的越南需要大量的外来投资毋庸置疑,而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为邻却没有获得理想的收益,也一直为越南的心病。与此同时,越南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似乎正在变弱,因为中国企业可以选择的投资目的地还有很多,并且能够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贡献。

截止2013年,中国对非洲投资总量已突破250亿美元,2500多家中国企业为非洲当地创造了10多万个就业岗位,几乎所有非洲国家都有来自中国企业的投资项目,而非洲也已成为继亚洲之后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

2014年5月4日至11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对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肯尼亚和非盟总部进行正式访问。在非盟总部发表演讲时,李克强称中方将积极参与非洲工业化进程,推动能源资源产业转型升级,增强非洲自我发展能力,实现中非产业战略对接。

种种迹象表明,在中国与越南的双边关系中,越南需要中国的程度远远高于中国需要越南。不过,在2007年1月越南成为WTO第150个成员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便表示将把越南确立为5个新兴市场之一。2014年,美国还积极与越南展开自由贸易谈判,希望越南加入其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目前,越南与美国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越南迫切希望从美国获得资金、技术和市场等方面的利好,同时提升起国际影响力。

  • 版权声明: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